盐渍罐头三文鱼儿

废柴型选手

一年又一年(不是春晚嘻嘻)

2018年的五月初,我,这个手残,立下了一把大大的flag。

我,要在5.29号之前每天画一张叶,作为生贺。(这说明了什么呢?人作死的力量是无穷的(●—●))

然而,本来以为是开玩笑的一句话,我竟然真的做到了。

尽管整个过程中纠结了也挣扎了很久,毕竟想paro和画画都是很耗时间的事。有时只能挤时间补(赶生贺提前画了几副)再加上三次很忙,感觉每天自己都在向变秃的道路上前进(눈_눈)

但是,毕竟还是坚持了。

中途在画的时候,室友表示对我这种为爱发电的行为不能理解。

是啊,为爱发电。

这真的很难,很累,也很少有志同道合的人的理解。爱这种东西,说来就来,说没,也就没了。

但有很多人爱他,不论有多忙,多苦。

我只是一只透明,偶尔瞎糊点小破图。圈里也有很多太太。我们都爱他,以我们自己的方式来表达。

爱他,不是一定要画,一定要写。

是支持他,鼓励他,让他给他人带去更多的正能量。

再不济,就在自己的生活中,为了他,不要做过分狂热的脑残粉,而是因为他,将自己变成更好的人。

忙完这一阵了,该认真面对三次生活了。

为了他,也为了我自己,我会努力。

生日快乐,叶修。

欢迎来到深叶(夜)食堂
今天的餐点是寿司拼盘。
哦,对了,推荐里面的三文鱼手握修(๑>؂<๑)

修修:“袖子真好次,吧唧。”

出来找夜宵的国家队队员:(咽口水)

果然还是三文鱼最好吃了呢!

旁友,其实,我是画手_(:з」∠)_
写文写完画画。
这张是旅游回来那天画的,从飞机转地铁,地铁转高铁,高铁完了再公交车。
哇,12个小时都没到家qwq
回来想起来火车站吃的虾肉馄饨,敲好吃(可能只是因为饿了)
然后就画了馄饨修。
因为皮半透明还在汤里漂就想画古装,完了又想到高马尾。(这什么脑回路)
已经想象出全联盟对着一碗馄饨(修)流口水的样子了。
还有,那只手是我的。ԅ(¯ㅂ¯ԅ)
@低压被 你看,我回归本真了呢。

〔all叶〕拒绝烟酒,从我做起

ooc
我怕是要完
废话最后再说
cp主韩叶,微喻叶
@低压被 突然高产(。ò ∀ ó。)





00
韩文清,霸图队长,此刻一脸冷漠,散发着王之威压。
旁边递果酒的服务员颤抖着在杯子底下垫上了红彤彤的毛爷爷。
至于为什么会这样。
啊,灯光打向那位靠在栏杆边吞云吐雾的小可爱,请开始你的表演。
只见这位高手在夜色的背景下,吐出一个个优美的烟圈,从中透过了隐隐灯光。
满分!
去你的吧。
老韩内心只剩这一句话了。

01
国家队不出意料地夺了冠,老冯安排了一艘游船在河上庆祝,韩文清也乘飞机过来参加。然而叶修这人不能喝酒,就抽烟。
往死里抽那种。
一根,算了吧。
两根,还行。
三根,喂喂够了够了!
四根,woc算了忍住。
这动作之流畅啊,中间都不带换气的。左手灭烟,右手再点。
老韩的脸都皱得看不出样了。
旁边两个侍者咬耳朵:
“你的钱包,
不,是你的钱包,”

02
船上有乐队,弹琴打鼓,吹拉弹唱,主唱嗨歌。
国家队其他人都在尬舞。
一首普通的舞曲。
喻文州优雅地跳着交谊舞的步子,黄少天不知道咋跳就回忆起了第六套广播体操,张佳乐无法控制地转圈圈,然后捏起手指,像抽风的孔雀一样抖起小辫子。
楚云秀也凑过来吸烟,问叶修:
“你不去参加一下这群魔乱舞?”
“算了,一把老骨头。”
又一根烟吸尽,他摸摸口袋,自己的烟没了。幸好船上也有备货,他看也没看便点上,无视对面杀人的目光。
恩,怎么不大对?手在抖,脚也想动。
啊啊啊控记不住我记几了。
这估计是条假烟。

03
老叶毫无征兆地加入了尬舞大军。然而他的画风和所有人都不一样。
老年迪斯科加广场舞。
此处建议配上BGM普通disco
来啊,造作啊,摇起来啊。
喻文州看他跳得气喘吁吁,面色微红。
很不小心地到了他面前。
“前辈,共舞一曲如何?”
“什么啊,你先让我停下来啊啊啊。”
然后两人跳起了双人舞,
旋转,跳跃,我闭着眼。
啪啪啪啪啪啪鼓掌
韩文清面前的可乐罐已经阵亡成了一团皱不拉几的憋屈样。

04
“叶修,跳累了喝点果汁。”
钱包脸上出现了瘆人的微笑。
“不喝……要死了怎么停不下来唔唔唔”
“给我喝了。”



boss倒地,恭喜玩家韩文清达成对尬舞叶修的首杀。
啊,那怎么可能是果汁呢,果酒嘛。
“咦,老叶喝的什么,我也渴得要死。”黄少天凑过来,抓走一杯酒。
其他人也凑了过来,有说有笑地吨吨吨。
很不幸,这是真酒。

05
主唱中场休息回来的时候出去拿了杯水,回来别说水,牙都掉了。
他们乐队的人早被赶开。一个大小眼的人抡着扫把往鼓上砸,高唱“你滴大眼睛明亮又闪烁”
金发的中二少年以极快的语速喊着“烟酒代表我的心”
那边那个看起来很优雅的人在以极慢的速度弹着琴,还念叨“Q在哪里在哪里”
脸红傲娇的人在唱“路边的野花不采白不采”,扎小辫子的男人甩过去一个苹果:
“吃爷爷一记手雷!”
woc
还好还有两个正常人。
一个睡得死沉,一个坐在他对面一脸温柔带着凶残地用刀叉解剖着烟卷。
妈的害怕。

06
叶修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面前的残烟。
凶手负手站在歌声凌乱的夜风中。
他打了个寒战,
然后转过身瞪了绝望的主唱一眼。

07
主唱:mmp









我就象征性地心疼一下主唱和无辜的烟。
主要心疼自己。
这游船是我今天晚上经历的事。
全船尬歌尬舞。
就我一个人冷静地吹着晚风刷手机,看夜景。
突然发现有太太喜欢我这条咸鱼了,激动抬头,想呼吸一下甜美的空气。
然后,烟就pia的一声把我抽醒了。
有两个大叔是老烟枪,一根接一根的抽,
抽完了就加入了尬舞大军。
突然害怕.jpg
想说话,有烟。想唱歌,有烟。想挣扎,有烟。
怕是吸了这一年的二手烟。硬生生熏成烟嗓。QWQ
珍爱生命,远离烟草啊qwqqqqq
最后,请老韩一定要帮忙戒了老叶的烟。orz

[all叶]远方的小人鱼哟你从哪个旮旯里来?


咸鱼写文,最为致命。
cp为喻黄叶
@低压被 听你的先发一篇试试吧_(:з」∠)_
人鱼梗!!
ooc!!
高能!!

蓝雨
荣耀海域著名的海盗团
其船长喻文苏,一笑整个岛的人都要腿软。小姑娘因为被帅出了次元而腿软,其他海盗则从其中看到了心脏的光芒。战术能力满分,就是动作有些慢。纵有万千追求者,他也只说一句:
“我的真爱是茫茫大海。”
(好的知道你外表冷漠内心浪啊浪了#划掉)
大副黄少天,乍看阳光帅气,实际也很帅气。以极佳的剑法和无限量供应的文字泡称为剑圣(同贱圣)。话太多太烦,所以船员们不叫他黄大副,而叫他黄大烦。
大烦的爱情誓言是:
“爱情什么的想想就好了。”
真tm随意。

这天阳光明媚,海风微拂,海鸥在天上叽哇瞎叫。
蓝雨号在海面上航行。
百无聊赖,唯有秋葵炖白斩鸡汤在咕咕冒泡。
黄大烦表示对午餐他是拒绝的。
海底深处悠悠传来一种奇异的声音,
噫噫哇哇哇嘟嘟滴滴答
什么鬼?
喻苏苏表示我们应该是遇见百年一遇的人鱼了,这声音是人鱼的歌声。
一定是酱,恩,没毛病。
于是他们草率地撒了一把网,太无聊了,撒着玩玩吧。

兴欣
荣耀海域深处的一处人鱼城堡。
今天大姐大陈果,柔爷和小可爱沐橙也在打斗地主。
全海域最可爱的人鱼叶修强势围观。
“三个章鱼带一对虾!”
“炸青蟹!”
“不要。”
“不要……”
“鲨炸!”
“要不起。”
“算了。”
“小黄鱼小龙虾扇贝海胆海带皮皮虾!”
“我还剩一张牌了~”
“……”
“胡了!(不对吧?你这不是麻将!)”
叶修表示她们这群人打个牌喊那么响干什么,会吵到头顶船上的人好吗 。
等等,船?
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,叶修,被抓到了网里。
woc!凭什么只抓我啊!我还没用一个z字抖动帅气地逃生就要轻易地狗带了?

“叶修人呢?”打完牌又看了三集电视剧需要叫人送来点海星啃的沐橙说。

船上。
“我滴个老船长啊!真的人鱼!人鱼!唉唉唉你会说话吗会唱歌吗哭的时候会掉珍珠钻石吗啊啊啊?”
叶修盯着面前抽风的大副,
你个愚蠢的人类,鬼畜童话看多了吗?
喻苏苏很冷静地捏了一把面前人鱼的尾巴,说是要试试流泪流的是不是珍珠。
滑滑的,凉凉的,噫,还想摸。
抬头,只见到一双湿润的眸子,闪烁着盈盈碎光,深沉神秘,仿佛诉说着海洋的絮语。
妈妈我好像恋爱了!去你的茫茫大海吧。
黄大烦隐隐地也感受到了威胁,于是又摸了一把鳞片。
然后这两个作死的人类就被鱼尾巴抽了俩大嘴巴子。
“你们人类都这么无知无礼的吗,知不知道尾巴是人鱼最重要的部分啊!”
知道了,所以我们会接着摸的。(正直脸)

蓝雨号上从此多了一只大盆,里面养了一条人鱼。
他和众人相处得特别好。
不仅因为他可以判断航线,预测天气,可以为厨师提供最好的食谱,还因为可以卖萌调戏咳咳咳咳咳咳咳咳
黄少天,喻文州和叶修三个人此时围在盆边打深海斗地主,各怀心事。
老叶会答应和我在一起吗?会不会会不会啊!他不答应我就直接上手。那啥是不能只想想是要动手才行的!(大烦)
亲,flag砸下来疼不疼?
前辈这么聪明还很可爱,有了他之后我一定是如有神助,必须得到他的心啊^_^ 还有,得防着船上其他人^_^。(喻苏苏)
心脏的气息,
行家啊!
我要回家!(修修)
万一告白成功在一起四舍五入就是要结婚,要提亲的,可还不知道修修宝贝家在哪呢!(大烦)
“老叶,你住在哪啊?”
“看到那边那个拇指一样的礁石了吗,下去几百米吧。记不清了。”
“你确定那个是拇指?”
“不然呢?”
“我觉得,像那啥……”
“啥?”
喻苏苏提醒道:“男人的骄傲,女人的爱好”
emmmmm
这不是去人鱼城堡的车!!!我要下车!!下车!!
修修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不大对的。
要死了,对面有两只鲨鱼……要吃我……(你总算意识到了)
于是他就开始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地拍水准备逃跑,却被按在了水桶里。

一天,又是阳光明媚海风微拂海鸥叽哇乱叫。
结果毫无防备的,刮了暴风雨。
还在甲板上晒太阳的修修来不及逃就随木桶被吹来吹去,险些掉进海里。
明明掉进海里是要回家,可,却有点不想走了……
两个身影窜出来,一个推他进了屋,另一个则抓过了舵开始操作。推他的大烦后来也冲进了雨里。
莫名,有点心慌。

等到他们回来,连发梢都滴着水。每一句都问他有没有磕到,受伤了吗,有没有掉海里。
他一句话没说。
“你,可以不要走吗?”
冰凉的鱼尾染上了一小丝温度,
心里有个声音说
不,不会再走了。
这里有你们,真好。

有天修修看到了来找他的沐橙陈果柔爷。
“我不走我不走……”
“走什么走?那个,我们也观察了一段时间了,你们这船不错,人也挺好,你们把他带走好了,每年带他回来一下就好。不准欺负他。”沐沐发话。
“这是聘礼。”船长递上了宝箱,“明年再翻一倍。”
“终于嫁出去了。TUT”陈果抹了一把辛酸泪。
“什么鬼?”叶修无奈却又温柔地笑道,“你们是亲族人吗?”
“当然不是亲的啦老叶我们才是你亲爱的好吗?”烦烦补刀。
“你们族人都像你一样心脏啊,你到底从哪里来的?”喻•心脏•文州。
“不是说了吗?”大龄未婚的小人鱼眯着眼笑得眉眼弯弯,“我从你们心里来呀。”

叶神生快(๑• . •๑)画渣生无可恋_(:з」∠)_希望不会被打死|ω・)